第六卷

您的位置: 主頁 > 百科全書 > 第六卷 >


《國際可持續發展百科全書(第5卷):生態系統管理和可持續發展》由一百多位世界著名的學者和管理專家撰寫,內容涉及生態系統管理和可持續發展的方方面面,除了像“生物多樣性”、“承載能力”、“生態恢復”、“群落生態學”、“廢物管理”、“景觀設計”等常規議題外,還有很多令人受益匪淺的非常新穎的議題,如“道路生態學”、“家居生態學”、“光污染和生物系統”、“雨水吸收植物園”等等。
《國際可持續發展百科全書(第5卷):生態系統管理和可持續發展》還為促進自然資源的可持續利用、保存和恢復提供了大量的流程和工具,是人們認識生態、保護環境、實現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重要工具書。

前言/序言

從最寬泛的生態學角度來說,面向可持續性的生態系統管理就是一種理念,這種理念表達了一種簡單的最終結果:把不可再生的自然資源從一代人完整地傳給下一代人。正如我們今天所知道的那樣,這種追求可持續性生態系統的基本內容,就是保持生物的多樣性。從生態學上說,對自然的生態系統及其組成物種的保持工作基于理論和實驗的研究,這些研究用于評估生態系統的穩定性,包括對變化的抵制以及恢復和復原,這兩者都是可持續性重要的組成部分。正如本卷百科全書中很多文章所展示的那樣,一種看起來并不重要的物種的消失(或清除)會對生態系統帶來破壞性的影響,會使全球很多不同地域的整個生物種群和群落發生毀滅。在21世紀,科學家現在已經識別和測得人類對我們生態系統(生物圈)進行侵擾的無數證據。二氧化碳和其他溫室氣體已經引發了全球溫度的上升,其上升的速度在地質年代周期中是無與倫比的。而且,地球的地貌在將來發生的大規模變化會對人類產生毀滅性影響,這是令人恐懼的情景。海平面上升和極端偶發事件是人們預測到的對未來的兩大影響(IPCC2007)。然而,在這個充滿兇險的將來,人們對生態系統特性和服務將展現的具體變化卻知之甚少。保持物種多樣性
如何保持物種多樣性(其中的一個分支涉及物種在自然和人類兩種侵擾之后的恢復,這種侵擾有微弱的,也有災變性的)是生態系統可持續的基礎(這些生態系統特性是今天非常活躍的研究領域,很多內容都作為單獨的條目列在本卷之中)。然而,就是這個對可持續性的簡單定義也需要澄清,因為在足夠長的周期內,幾乎每種自然資源(包括生物物種)都可以認為是可再生的或可替代的。根據化石記錄資料,今天的生態系統通過新物種的進化,已經躲過了主要的大規模滅絕。實際上,這個地球上原來存在的所有物種當中,有超過90%的物種現在已經滅絕。如果我們考慮今天在基因克隆和增強上取得的技術進步,從某種意義上說,一種生物物種似乎不可逆轉的滅絕也許變得可以逆轉了。而且,在世界上的某些社團里,有人認為與我們生物圈的可持續性有關的問題最終會由至高無上的神明的行動或還不被認知的技術進步來解決。在這樣的前提下,環境問題(如全球變化或物種高滅絕率)對個人來說似乎并不非常迫切,特別是當沉重的經濟問題需要他們即時關注的時候。
如果個人、團體或機構不再滅絕生物圈中不可再生的資源(包括生物物種),或者如果我們的管理實踐不是建立在未來不可預見的負面事件上,一種可持續性狀態(這里還是根據其定義)就實現了。然而,可持續性在社會的其他領域可以得到完全不同的解釋。例如,對一個具體的社會來說,當考慮了保持一種可接受的生活標準這種情景的時候,可持續經濟或商業開發就會采取新的運作方式。只消耗可再生資源,而且消耗的速度不會減少可再生資源當前的供應,是這一問題顯而易見的解決方案。然而,由于人類實際生活中通常使用的很多資源是根本不能持續的,這給全球大部分社會群體帶來巨大的挑戰,尤其是那些特別依賴從環境中過量攫取資源的社會群體。不幸的是,今天最有能力獲取自然資源的社會群體同樣也是擁有最高生活標準和使用最多資源的社會群體。可持續性的各個成分(如生物多樣性)如何在全球范圍(包括所有社會群體而不管其生活標準)得以實現?今天這個全球社會都面臨的問題只能通過協調一致的努力才能獲得解答,這種努力應當采取一種多學科綜合的方式,它幾乎涉及所有研究領域,包括“硬”科學、人文科學、商業和法律。在這個網絡內,需要找出研究方法和與之相關的具體的測量方法,然后加以標準化來作為可持續性量化程度最準確的衡量指標。其中的例子可以包括污染、消耗、最終耗盡自然資源和過量生產的隱藏成本、對美景的不良改變、對保健費用的影響,等等。因此,任何用于量化可持續性成就的定量指標都必須包含一系列的變量,這些變量都交織在具有反饋和前饋相互作用的復雜網絡中(參見第6卷:《可持續性發展的度量、指標和研究方法》)。實際上,這些相互作用可能是最難理解的。所有這些多學科研究領域都必須參與進來,以便為將來的生態系統提供有效的管理,避免對我們自身這個物種產生潛在的嚴重后果。
實際上,在當前存在全球變化問題(如大氣中二氧化碳含量增高和氣候變暖)的情況下,地球上沒有哪個生存環境沒有受到人類的侵擾。也就是說,純粹的自然生態系統(即最純粹意義上的原生區域)已經并不存在了。很多所謂的官方原野地實際上都是立法行為,都是建造或復原的生存環境,在其中進行限制物種或恢復物種的行動必須經過政府法令的認可。我們現在必須理解和管理已經受到影響的生態系統,這些生態系統以前是用相對簡單的保護方法進行管理的。這并不是說已經進行的、為解決人類影響而對關鍵區域進行的保護將變得不太重要。舉例來說,用于可持續發展的新的管理戰略現在應該包含降低引發全球變暖的大氣二氧化碳含量和溫室氣體排放這樣的觀念。鼓勵用作生物燃料或大氣中二氧化碳吸收器的種植開發活動,就是有益于全球社會的生態系統管理技術的兩個例子。

?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时间